万众期待|福建赌经
首页 >> 留学人员风采

百年留学路 风云家国情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孙云

2019/6/21 11:43:40

向哲濬用过的打字机

向隆万夫妇在美国查找东京审判相关史料向隆万提供

  家与国,命运交织密不可分。在年已78岁的上海交通大学退休数学教授、上海交大东京审判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向隆万眼中,父亲、自己和儿子,百余年来,人生的起伏始终与祖国的兴衰紧密相连。

  一家三代留学路

  1892年,向隆万的父亲向哲濬在湖南农家呱呱坠地。人们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这个孩子会在东京审判中对清算日本侵华罪行做出重要贡献。1908年,美国将庚子赔款中的一半以资助留美学生的形式退还中国。随后,以这笔款子举办的游美肄业馆(清华大学前身)初次向全国招生,正读中学二年级的向哲濬告别恩师徐特立,先后在长沙的初试、复试和全国复试中名列榜首。1917年,向哲濬公派至美国,获耶鲁大学和华盛顿大学两个法学士学位,于1925年学成归国。

  与勤奋的父亲一样,向隆万在上世纪那个特殊的年代也没有放弃学习。?#31508;?#22312;西安交大任教的他,一直通过父亲?#22987;?#30340;教材,跟着父亲学习英语。“文革”结束后,国家刚开始公派留学,向隆万便在英文笔试中获得了优异成绩。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学习两年后,向隆万回国,先后任教西安交大和上海交大,并参与发起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这项赛事不仅已成为全国高校规模最大的基础性学科竞赛,也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数学建模竞赛。

  家与国常难两全。抗战期间,向哲濬与家人聚少离多。后来他忙于东京审判常驻日本那几年,向隆万尚年幼,对父亲与东京审判的印象,也仅止于他在家夜以继日在打字机前的背影。向隆万1980年赴美时,次子向宇明刚出生不久。2003年,向宇明也跟随祖父和父亲的脚步,前往美国求学。

  乖?#23578;?#20799;救全家

  1933年,上海租界的领事裁判权取消,?#26412;?#22312;公共租界设立第一特区高等法院和地方法?#28023;?#21521;哲濬被任命为第一特区地方法院首席检察官。?#31508;?#30340;上海,风云变幻,大战一触即发。日本人到处物色日后可充汉奸之流,甚至不惜绑架威胁。一天深夜,两个日本特务找到向家租住的新里。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检察官一家肯定住整幢屋子,便径直摸到楼上卧室,开门的却是一对广东夫妇。他们以为跑错了地方,悻悻走了。原来,向家租住在一楼。这晚,向哲濬?#24433;?#26410;归,向隆万和母亲、姐姐睡在一楼,幸?#27665;?#35091;中的小隆万十分安静,没让特务察觉楼下有人,否则可就命运难卜了。

  第二天,日本特务闯进民宅的新闻上了报纸,向家知道上海不能再待了。于是,母亲带着向隆万姐弟辗转苏州、湖南等地避难。“珍珠港事件”爆发后,日军占领了法?#28023;?#22362;守岗位到最后一刻的向哲濬假装一般职员徒?#25945;?#20986;,?#20146;?#21435;了重庆,担任国防委员秘书,后又受命参加东京审判。

  1948年12月,东京审判法庭结束,向哲濬回国方知国民政府高官要员各谋出路。他却先后辞去国民政府最高法院检察署检察长和国民政府司法院终身大法官的任命,留在上海,迎来解放。

  向隆万的孩?#29992;牽?#33258;然没有经历过那样的?#20132;?#32439;飞。不过,父亲在国民政府工作过的这段经历也在后来给全家带来了不少麻?#24120;?#20294;他们一直三代同堂,安贫乐道于铜仁路一间仅40余㎡的小屋内,不曾改变热爱祖国与民族的初心。

  向隆万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90高龄的向哲濬,病中仍关心国内外形势,对日本右翼势力妄图复活军国主义、否认侵华战争罪行的行为异常愤慨。前不久,向隆万刚从日本回来,在那里他专程去了?#21496;?#22269;神社。在他看来,相比十年前,日本军国主义复辟之心愈?#29992;?#26174;,他将见闻记录保存下来,并准?#22919;?#27492;再次提议建立东京审判纪念馆,留存这段不可忘却的历史。

  历史不能被遗忘

  2005年9月,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重要?#19981;?#20013;高度评价东京审判:“远东国际军?#36335;?#24237;对日本战犯的审判,使发动侵略战争、双?#32456;?#28385;各国人民鲜血的罪魁祸首受到应有的惩处,伸张了国际正义,维护了人类尊严,代表了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民的共同心愿。这是历史的审判!这一审判的正义性质是不可动摇、不容挑战的!”2006年,电影《东京审判》让更多人知道了东京审判。然而,向隆万却发现,大多数人对这段重要史实一知半解甚至存在误读。

  由于?#31508;?#25919;府并不重视,又经历了历史动荡,向哲濬带回交给南京国民政府和东吴大学法学院的?#25945;?#26448;料悉数湮灭。为此,向隆万三次远赴美国,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国家档案馆和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里翻阅成千上万的档案,努力完成亲历者留下的那一片片拼图,也由此对父亲的工作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2010年,向隆万编著的《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向哲濬》一书出版,尘封多年的史料重见天日。2011年5月3日,在东京审判开庭65周年之际,中国国内首家专门研究东京审判的学术机构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成立,向隆万出任名誉主任。他先后参加主编和编写了80卷?#23545;?#19996;国际军?#36335;?#24237;庭审记录》(英文,2013)等相关书籍。从2013年开始,向隆万还和同事一起,在上海交大首次开设全国唯一的通识教育课程《东京审判》。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对向隆万来?#25285;?#29238;亲的战友梅汝璈在日记中写下的这句话——“我无意去做一个复仇主义者,但是如果我们忘记历史,那一定会招来更大的灾难。?#31508;?#20182;晚年“打捞历史”的最好注脚。

万众期待